今天去图书馆还书。N大的散文集被我放在床上捂了好多个月,居然没过期不用罚钱。一楼新书区碰见了大一时的老师,还是和两年前一样精致且干练。她坐着看报,我隔了一张桌子也坐下,忽然想起她说过的,人生总有一道道的坎,必须自己跨过去才行。我早知道这个理,只是听见有人说出就觉得安心。只是十多年后我还能有她那样的热情么?天知道。

评论
©石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