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最喜欢的一首  简单mark之。


必须要每隔一段时间刷新一次世界观才行。之前和道中人谈论了星座的问题,得出的结论完全不重要,甚至在几天之内被我推翻。纯粹理论极有可能将视界引向一个极狭隘的地方,现在我算是对最激进状态乃自我取消有了实质上的理解。

整个从隐士到愚者的路到底要走多久?当然还是第一阶段最赞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评论
©石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