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年,我的鸡汤

该是认认真真谈谈未来了。

--------------------

2015年经历过前所未有的失败。靠着阿Q精神我活下来了。人生不长不短,有些时候必须认真,有些事必须坚定,有些选择必须明晰。我已经快两年没有触碰书籍了,大抵是因为能对我人生起作用的文字渐渐变得少之又少。不需要获得共鸣,也不需要获得怜悯,生活就这样抛开一切支撑一般继续下去,像是幼时练习自行车,卸下一对学习轮后,歪歪扭扭地向前驶去。

不过还是很感激,十几岁的我曾经做过诸多的阅读,大段的文字就算当时不懂得,也能在最灰暗的时候救我的命。比如永远都是夏日赤道沙滩阳光般的加缪,比如不断抽离着感情但仍抵抗不了对萨特的爱的波伏娃,比如永远都是对的的毛姆大叔,比如认真生活认真恋爱认真怀念的白先勇……他们是我近来最常想到的人。曾经给我打鸡血,现在又是安定剂,真是很感谢。

不过,真正要紧的事,不是你领悟到了什么,而是能做到哪一步。


一、头等大事,是得到感情之外的灵魂栖息地。

当一切处于低谷时,这一点就会尤为重要。

我读《沉思录》,整本就只记着一句话:“不要为他人的悲伤哭泣,不要浪费太多的感情。”当然,自己的感情也是如此。

并不是波伏娃式的抽离,她大部分抽离都只是在剖析为什么自己作为女人活得这么累,为什么同样的契约萨特是潇洒的而她则是在煎熬……(好了我不说她了,笑。)

我是说,得有一份,至少让自己有存在感的工作。并且,如果社会经验人士告诉你,世上难有人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工作,你会因此望而却步吗?告诉你,真相是,世上难有人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工作。

对于一个,从未允许过自己失手,也从未失过手的二十多岁的人来说,世界永远是唾手可得的。要相信这一点。

二、热爱生活,选择负担

今年因病回家居住。读了不下5个抗抑郁药品介绍。因为父亲的职业缘故,我家里到处都是这些东西。高中时期,每晚睡前会看一篇关于睡眠或者抑郁症的论文——对这些东西我一直了如指掌,然而对于药物治疗这件事,就算不相信它能成功,也会惊异于这人类由好奇心产生的结果。

十几岁时看的小说,描写抑郁症药物让人变老,变痴呆,变得安于生活,变得肥胖或者瘦削,描写留学生们得抑郁症的过程……当时我觉得,这真是种奢侈的病症。

如果就算不断失眠,第二天还会有繁重的任务和压力等着你,你会怎样?默默的衰竭然后死去?我觉得这样的人生,和在古格拉群岛无异。然而事实上,多少人在忍耐着这一切,智慧被吞噬,灵魂被抽干,夜以继日只有痛苦、痛苦、痛苦?

我不能想象这样的地狱,因为我曾经站在它的门口,然后逃走了。

要热爱生活,亲爱的,适当的对人群微笑,随时保持着可以退出的姿态——生活中的这一切,都不会太重要,不会重要到成为你的生死场。

有一句很喜欢的话,菲茨杰拉尔德说的,大意是这样:还清债务,买一身新衣,在阳光灿烂的清晨醒来。

中国人是全世界最认真的人,我们追逐着要拥有资产和地位,因此互相劝告着放弃自由,这不应该。要热爱生活,要热爱自由。

三、请保持坚定

这是最后一点,也是最关键的。

以前有个习惯,当我感到迷茫时,就会去报一门新东方的课程。当时的新东方有着很棒的氛围,老师们不仅仅是老师,很大程度上是人生导师。他们大多淡定而成功,喜欢谈论自己的奋斗史。其中有位白老师,近来时常想起。

白老师说,他二本毕业,背景苍凉,奈何心比天高。毕业找不到工作,他在南京江宁租了房子,每天早晨起床晨读,学习英语。他背下了牛津字典,然后来到了新东方。他的口头禅是,“靠着坚强”。

我和90就是在他的课上认识。当时90经常坐在第一排,他讲起这些段子时会笑的很开心。我的座位在倒数第二排,同桌是个相当自信并不热爱学习但是十分聪明的南外高三生,正在准备申请出国,没记错的话,她是奶茶妹妹的同学。

学生时代我热爱旅行,不是游玩而是旅居。喜欢从早饭摊子、出租车司机和报刊亭那儿了解城市。时常会有:“这个美妙的世界已经尽入我眼,就算抛下所有情怀和愿望,投入无趣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可惜了”诸如此类的感慨。

我游荡太久,掉以轻心,忘记了曾经喝掉的鸡汤的真实的意义。在过去的无比悔恨的一年里,最时常念叨的话就是,对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坚定。我不说不放弃可能会得到、放弃就一定得不到这样的鬼话,我只说,人生这么长,世界这么大,但是除了在乎的,其余的东西根本没有意义。

其余的东西,就不要伸手去取。

其余的东西,就不要管世人纷纭劝导,谁说都没用,目标是自己的。

============================

那么新的一年,祝好。

评论
热度(4)
©石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