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的城市只因年少时的贫瘠和煎熬才更显美妙 否则城市连同年少都没有任何意义

Uempheral:

南京的雨 不停的下不停的下

就像你沉默的委屈

最深的感受:守住自己。


我有自己的喜恶原则

如果你想改变我,那不可能

如果你不试图改变我就定我为疯子

那么欢迎光临我的黑名单

所谓黑名单,就是十倍奉还,绝不原谅


相信这无穷岁月会给我无穷的黑名单




不知不觉错过了晚饭。

这几天在寝室里的对话就是:好累哦,好累啊,睡觉吧。然后就睡觉了。

-。-

#年纪越大越害怕离别# #但是不用怀疑,我爱你依旧#

要说喜欢《绝园的暴风雨》,那绝对是因为BGM很赞。

但是总有点让我小失望的地方。

在滨江道上走,这个时节正好桃花开。植物没有像华南那样茂盛到疯狂,正好用来修剪作园林。砖头铺成的路面,伴着空气中的桃花香意外的很适合跑步。滨江的小区有几栋江景别墅,屋后是一条铺着草坪的堤坝,江边停着几页小舟,江水潺潺有老妇捶打洗衣。这番景我曾经中学时无暇光顾,大学来去匆匆的假期无意流连,现幸得佳境,才不去会想这学期欠了几篇论文几段人情呢。

美到我要恸哭(233

亮点其实在俄语。

小时候外婆心血来潮教我大舌音,我死都学不会,于是她下断论:这孩子说不来俄语的。

小悲伤。

听到这首久远的歌有种治愈的感觉

要说考试是最简单的事情那是一年前 现在得说的是自己能亲力亲为的才比较简单。

就算是这种年代也有人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不是么

我果然最讨厌做老师了

栗栗安的性无能:

科本生日快乐 永远的27岁



(pics from tumblr)

很好玩的,很久以前因为喜欢卡妙被友人讽刺的故事:

某天一个分到文科班去的同学跑回来跟我说他新同桌喜欢卡妙。我问那他对米罗怎么看?他说人家那是喜欢原著里的那个卡妙!我友人就笑了,她说:人家喜欢的卡妙眉毛开叉,你喜欢的卡妙就爱花前月下23333333

发生这件事的那天我回家发现敢达蛋蛋换ed了(暴露年龄啦~)ed很喜欢。

以前的事怎么看也都很喜欢^-^

该死的空虚感

It don't matter

Where you turn

Gonna survive

You live and learn

I been thinking about you babe

By the light of dawn

And midnight blue

Day and night

I been missing you

I been thinking about you baby

Almost makes me crazy

Come and live with me

Either way

Win or lose

When you run into trouble

You live the blues

I been thinking about you babe, yeah

See it almost makes me crazy child

Nothing's right

When you ain't here

I'll give all that i have

Just to keep you near

I wrote you a letter

And tried to

Make it clear

You just don't believe that

I'm sincere

I been thinking 'bout you baby

Plans and schemes

Hopes and fears

Dreams I deny

For all these years

I been thinking 'bout you babe

Living with me

Well

I been thinking 'bout you baby

Makes me wanna woo-oo-hoo

Woo-oo-hoo

Yeah

Child

Nothing's right

If you ain't here

I'll give all that I have

Just to

Keep you near

I wrote you a letter, darling

Try to

Make it clear

Oh but you

Just don't believe

That I'm sincere

Thinking 'bout you baby

I want you to live with me

I been thinking 'bout you babe

I want you to live with me


两年前期末考的时候在太鼓达人上玩到的简直太喜欢……但是太鼓显示的歌名是選か我简直找不到它(哭躺。

现在听来当然不如当年那么好听……但是所谓时光倒流的感觉。。。

过去是不可侵犯的好吧!!!!!!

==============

窓から流れる景色 変わらないこの街旅立つ
窗边流淌的景色 将从这条不变的街出发 

春风 舞い散る桜 憧ればかり强くなってく
春风 散落的樱花 只有憧憬变得越来越强烈 

どれだけ寂しくても 自分で决めた道信じて
无论有多寂寞 也依旧相信自己选择的路  

手纸の最后の行が あいつらしくて笑える
信的最后一行写的是 要像那家伙一样笑着

谁かに嘘をつくような人に なってくれるな 父の愿いと
不要成为 会对别人说谎的那种人 父亲祈愿说  

伤ついたって 笑い飞ばして 伤つけるより 全然いいね(母の爱)
即使受了伤 也一笑了之吧 比起伤害别人 根本算不上什么(母亲的爱)  

あの空 流れる云 思い出す あの顷の仆は
忆起 那片天空 飘浮的云 那时的我  

人の痛みに気付かず 情けない弱さを隠していた
并没有发现别人的痛楚 一直隐藏着可悲的软弱

気付けば いつも谁かに支えられ ここまで歩いた
发觉的时候 总是被某个人支撑着 才能走到这里 

だから今度は自分が 谁かを支えられるように
所以下次 想要能支撑着某个人

まっすぐにやれ 余所见はするな へたくそでいい 父の笑颜と
马上就动手做吧 不要有所顾忌 父亲笑着说 就笨手笨脚地好啦 

信じることは简単なこと 疑うよりも気持ちがいいね(母の涙)
相信是件简单的事 比起怀疑更让人心情愉快吧(母亲的泪)

さよなら また会える日まで 不安と期待を背负って
再见 直到再见的那天为止 背负着不安和期待  

必ず梦を叶えて 笑颜で帰るために
一定会实现梦想 笑着回来

本当の强さ 本当の自由 本当の爱と 本当の优しさ
真正的坚强 真正的自由 真正的爱和 真正的温柔

分からないまま 进めないから 自分探すと 心に决めた
如果不知道的话 便无法前行 所以暗下决心 要自己找寻

春风 想い届けて 涙を优しく包んで
春风 传递着思念 温柔地包围泪水

必ず梦を叶えて 笑颜で帰るために
一定会实现梦想 笑着回来  

さよなら 叱られることも少なくなってゆくけれど
再见 即使被训斥也将变得越来越少

いつでも傍にいるから 笑颜で帰るから
因为一直就在身边 所以我会笑着回来

どれだけ寂しくても 仆らは歩き続ける
无论多么寂寞 我们也能走下去

必ず帰るから
因为一定会回来

想いが风に舞う あなたの夸りになる
思念在风中翩翩起舞 我会成为你的骄傲

いざ行こう
那么走吧

这首歌的封面真丑呀。

花了一天半的时间补完了WA2这部番(完全不是我爱看的风格嘛真是的。),感觉男主真的是……太可爱了好喜欢!(。

07年什么的,马上要变成7年前了。。真的是,每个人都需要反思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发现了自己,无论是心意也好本质也好愿望也好……一直不痛不痒的活着没有突如其来的悲伤的话是不会坚定的吧?一直坚定着只听自己的声音的话又会错过什么呢?少年时代的爱也好决心也好,所谓能给生活带来力量的美好差不多都是这些事。恍惚看来,那个春日的身后无事俏佳人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喂,还记得有着什么样的约定么少女们?还!记!得!么!

天鹅绒金矿 应该是wild的歌。

看到他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米罗呢。

如何一次贴两首歌?

-v-

似乎是很好的赶论文BGM。

其实还能够赶论文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日语老师说要考试,结果很仁慈的让我们做了一张对着五十音图抄的试卷。

追溯去更早是时候,大概是七八年前,我还很爱冬天阳光的味道,妈妈给我在阳台支起一张小方桌,给我补习英语的小姐姐会翻开她的日语书偷偷的教我一些单词。

诸如此类的事情我都是很怀念的。更怀念的还有过去的午睡时间。我看书,杜小真的译本我真的看不懂,中文长难句阅读大概就是那个样子吧,词句抽象成图形,在我脑中游荡,阳光穿过湿漉漉的窗玻璃照射在湿漉漉的被子上,我总有错觉自己在和神说话。

几天前在另一个城区的公交站遇到一个女孩,她问我为何可以被允许在一个遥远的城市生活。我想是啊,为何可以被允许这样呢?我多久没看到冬日的太阳挂在光秃秃的树上了呢?这个城市遥远的像是另一个国度。

无论是哪种假设,都没有现实来的完整。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只会慌慌忙忙的把试卷答成一团糟。那时候我已不再是Jenny,但依旧有老师安慰一般地原谅我。为何要纠结自己不再是Jenny这样的事实呢?

最开始的所怕在于跌下去,重而痛;但总会有人这样说:你取得的真谛,就算跌下也能从容。这些人是liar。

于是再去看杜小真的译本,当文字不再以抽象而扭曲的形态出现时,它算是真的属于你了。他们不再是来源于什么什么名号那样简单,我也不再是爬格子的小虫子。化脓的伤口要剔开脓水才能治疗。而很多看上去在云端的东西其实很简单。

对,人类是并不能被分层的。

自我取消必将是痛苦的过程,一旦完成,此人将立于不败呢。冬天的太阳挂在哪里都没有关系,每一个自我并立,他们都有自己的太阳。


有段时间对话是这样的:

我叙述一件事情 对方问:所以呢? 我说:没有所以,我只是在说这件事本身。

语言算不算一种被主观所侵蚀的表达方式呢?




夏天以来第一赞!!可是我找不到完整版。


之前听人说要成长必须耐得住寂寞,我觉得自己这是要成长必须要寂寞。

我想念极了成长,也想念极了寂寞。想想看也挺悲伤的。

就这么吵吵闹闹下去一直不反思吧!

不是最喜欢的一首  简单mark之。


必须要每隔一段时间刷新一次世界观才行。之前和道中人谈论了星座的问题,得出的结论完全不重要,甚至在几天之内被我推翻。纯粹理论极有可能将视界引向一个极狭隘的地方,现在我算是对最激进状态乃自我取消有了实质上的理解。

整个从隐士到愚者的路到底要走多久?当然还是第一阶段最赞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QAQ

未知领域

Sigur Rós - Hoppípolla (Official Video)


And I get a nosebleed

But I'll always stand up


前几年就非常偶然地接触了这个冰岛后摇乐队,无疑这首歌是他们最经典的曲目了,只是自己并不是歌词控没有查过其歌词的意思,今天才发现虾米上新增了英文翻译,发现还有官方mv,看得泪流满面。

自己mark一下英文的歌词翻译。

Smiling

Spinning 'round and 'round

Tightly Holding hands

The whole world's a blur

But you are standing


Soaked

Completely drenched

No rubber boots

The will is running inside us

Want to erupt from a shell


The wind

An outdoor smell of your hair

I breathe as hard as I can

with my nose


Jump into puddles

With no boots on

Completely drenched(Soaked)

With no boots on


And I get a nosebleed

But I'll always stand up

(Hopelandic) 


And I get a nosebleed

But I'll always stand up

(Hopelandic)


文与歌无关


choke真是个恍惚的词汇。有如长矛贯穿现实与梦境、必要的生活和生活之上的享受。以致我在见识它的最后一次时,感受到了所有心理状态的重合。

更甚者我是在思考有关神性的时候看到它的。在用移情感知到了很久体验的感觉之后,我拼命要回想以前。以前像是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中一样,并不久远但是我无法理解。那时候我一直在追求一种名为持恒的宁静,并为此创造了很多的方法做过很多体验。那个世界是窄小的,但却无比安宁。而我也出来不会沦落到寸步难行。

然而那样的窄小给我带来了了延续性的灾难。只有在灾难发生之时我们才会了解到自己不可逃的业障循环。我从这个悬崖边上回望过去,远远的是一片荒凉,更远出是被我所遗弃的富饶。宁静在最远的地方,它与之后的一切都是格格不入的。它有一种不着边际的矜持,摆出一副拒绝的姿态并且怡然自得。像是三岛由纪夫笔下在海边颤抖的女人。她的选择在旁人看来是多么荒谬,然而于她自己却是幸福。这是一个独立的宇宙,被它独自的神拉高到这地面之上,它的存在不会被地上的生物所发现,只有飞过的鸟儿去到小憩,也不停留。它是静止的,在时间之外,在因果之上。

这一切当然都和choke这个词汇没有半点关系。choke只是在荒原上陪我同行的旅者,他不是一个很好的伴侣,但能给我带来感受。在活着的情况下,没有感受是很空茫的,所以有句话是疼痛让人感知自己的存在。choke就是这样一个让我感知到自己存在的伴侣。我在悬崖边无视悲伤无视绝望的放空时他又出现了,这让我一下子把荒原又体会了一遍,又一下子生魂回窍,在悬崖边恐惧着。这时候我想到了神性。但是动机并不与神性有关,我只是想要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而已。神性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它俯瞰着一切,却不作答。比如现在它看着这悬崖和悬崖边的我,只是好奇我是选择用一个石头砸死自己还是跳下去。两个动作的结果是一样的,但我却能在执行之前赋予它们不一样的意义:跳下去是妥协,砸死自己是坚持自我。神只是好奇着,无论何种行为,都只会让他笑笑而已。但是遥远在地面之上的那篇宁静,他却无论如何无法涉足。

我知道神在,我也知道我必须做出选择,choke紧紧箍着我,逼我快点选择。啊啊啊真是麻烦,我愿自己在梦境中呢!魂魄生生的挣开,升起来,一脚把这个麻烦的肉体踹下去。

=====================

©石门 | Powered by LOFTER